懶癌晚期,只想梗不動筆。

A NEW HEAVEN「更新」

前篇一:http://serendipity0425.lofter.com/post/1e96af_11c6cac2

前篇二:http://serendipity0425.lofter.com/post/1e96af_11f964d2


-『高亮』哈蛋蛋哈無差別

-穿越未來有

-可能的嚴重OOC有

-主要人物死亡有


3.

“告訴我,你看見了什麼。”

Harry Hart永遠記得那個Unwin家的年輕人是如何站在一號試衣間的穿衣鏡前,戴著那頂與裁縫店完全格格不入的鴨舌帽,從鏡子里一眨不眨地看著自己————他很清楚地明白自己沒有退路,眼睛里卻透著耀眼的、期待著的光。“我看見一...

A NEW HEAVEN「更新」

-「高亮」哈蛋蛋哈無差別預警

-穿越未來有

-可能的嚴重ooc有

-主要角色死亡有

前1: http://serendipity0425.lofter.com/post/1e96af_11c6cac2


2.

對於Gary Unwin而言,這只是平平常常、普普通通的一天。

照例在清晨7點醒來,倫敦灰灰蒙蒙的陰雨天可以冷到骨子里,帶著一身舊傷隱隱作疼。他照舊無法安睡,翻來覆去至半夜,才勉強以一個扭曲的背朝上的姿勢趴著保持身體靜止。他的筋骨酸痛,相互拉扯,好像它們都在試圖給予他的痛苦程度上勝出。

他睡不好,而這已成為一個普通的慣例。

JB已經醒了,正窩在他的床鋪上懶洋...

A NEW HEAVEN

-「高亮」哈蛋蛋哈無差別預警

-穿越未來有

-可能的嚴重ooc有

-主要角色死亡有


1.


    Harry Hart從未想過,這一類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哪怕是在特工科技發展到如此令人咂舌、幾乎讓人對這些奇異發明的存在打一個問號的現代社會,一個愚蠢的機器竟然可以將活生生的人穿越時空進入未來,這怎麼聽都像是一群沉迷科幻作品的書呆子才會去嘗試并試圖將其建造成為事實。

    在半個小時前,他興許還會嘲笑一番他們偉大的軍需官,為了建造這個龐大而幼稚的故事只為了來矇騙他是否花了不少力氣和時間——請珍惜你的頭髮吧...

其實一直都明白我還未迎來那一個能夠結束一切的時刻。
荒唐地、輕率地、卻是堅定不移地認為,我的終焉必將是在最快樂、最為幸福的那個瞬間到來。
作為我看輕一切、不抱信念的懲罰。

Spring Fever

-不知所以向

-24話衍生,大概

-末子中心,似乎有他人出現,不明


    仿佛置身於熱帶雨林般的潮濕悶熱,無法呼吸,斑斕的鱗片逐片剝落堵住氣孔,暈眩不安,嗓間微妙的刺痛而又灼熱,不住的喘息以抑制幾乎就要迸發出的低咳.


    將被子蒙住頭躲在一片昏暗之中,手機屏幕的亮光明晃晃的照在眼睛上更加重了暈眩感,索性關了手機盡力的將全身團縮起來,用力吸了吸被鼻涕堵得死死而喘不過氣的鼻子,明知空無一人卻仍向小聲帶著些許撒嬌意味的衝著自己抱怨起來....


Chippendale[父猿,私設有,慎入]

父猿向.

僅滿足私慾,伏見猿比古chippendale身份設定,不喜勿入.

BGM: Circus--Britney Spears

------------------------------


    黑幕籠罩只隱隱在艷紅色的燈光下看見台下密密麻麻攢動的人影,不斷的尖叫和口哨聲模糊一片迅速通過神經末端將興奮訊息傳遍四肢全身.乾冰化成輕白煙霧又凝成迷淫光斑漂浮在視網膜前,隨著上場鼓點腿膝用力躍上暗紅帷幕暴露在聚光燈之下.


    「There’s only...

精神病人的一點點解釋[??

本來想寫父猿,同樣的人物不同的角色不同的環境,像平行世界突然打通了放在一起,彼此覺得熟悉又陌生,像在鏡中的感覺.其實,可能就是一方的內心催眠吧.

說到底,人究竟存在嗎?

還是說這個世界都是我的臆想,這種想法很好玩吧?

玄乎極了,沒有辦法去證實也沒有辦法去反駁.

想著想著就會把自己繞進去.

我是否真的存在,又或者我只是一直在給自己心理暗示和催眠.

又或者,我所經歷的一切都只是一場夢,都是假的.

或者我,只存在在別人的夢境之中呢?

幾百萬種的可能.

趁自己走火入魔之前還是把腦洞收一收為好咯.


精神病人

"你有試著長時間注視鏡中的自己嗎?"

"嗯?啊,沒試過."

"我試過.看著鏡子,盯著那裡面的自己,盯了很久很久."

"哈哈哈那個場景聽起來還蠻好笑的欸!所以呢?看見什麼了嗎?"

"看見那裡面...鏡子中的自己變得像個陌生人一樣了.時間越久,那裡面的人就越變得陌生,最後徹徹底底成為了一個我完全不認識的...怪物,姑且這麼稱呼它好了."

"嗚啊聽上去真可怕...後來呢?"

"我戰勝了它."


-------


"你也有過那樣的經歷...

如果有一天你就和平時一樣去上班卻發現自己已經死了是什麼感覺

如果必須得殺了所有人才能回去 你會殺了我嗎


存戲小賬本

帥氣mode:

啊啊,來鬧事的就是你嗎?[斜靠在街角的陰影中掛斷終端機,嘴角牽扯起興奮的弧線,仰頭一口灌下餘下碳酸飲料.]嘁,這種貨色...真是無聊![歪著頭不耐煩的抓了抓後頸,重重啐了口唾沫,眯起眼睛牢牢的將視線緊鎖於目標,握住空瓶瓶頸藉助瓶身原本重量稍一用力瞬間筆直越過巷口恰好砸碎在其腦後的牆上.見人轉身向後逃去不屑的嗤笑出聲,抬腿勾起滑板雙腿起跳穩穩落於板面借力迅速向前,右掌五指猛地收攏掌心握緊鐵質球棒迫不及待調動體內騷動已久的赤色火炎,任其叫囂戰氣蔓延全身向後拖出火跡向著側面的牆壁突進,帶板衝背側半轉身面衝目標落下,後輪尖叫著摩擦地面恰好截住其去路.右手攪動手腕使球棒擊打地面發出悶響...

© 旋轉分子 | Powered by LOFTER